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恺撒大帝--闻香识女人

执剑除魔寇,闻香识女人。真情留义士,肝胆聚忠臣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一个天生完美的女性鉴赏专家,任何女人在我面前都会现出原形,只需三秒就能读懂女人,只需三分钟就能深谙女人心,只需一眼就能让女人刻骨铭心。 本人博中诗词和随感杂谈均为本人原创,无须标注,请各圈子包涵,若因此而失去推荐的机会,本人也无所谓,写诗词本来就是个人兴趣所在,标题必须精练,一目了然,如果确是转贴的文章,穿上了[原创]的外衣,能改变实质内容吗?

网易考拉推荐

也谈读书—我的古文、古诗词情结   

2007-10-15 07:44:59|  分类: 随感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也谈读书—我的古文、古诗词情结  - 恺撒大帝 - 恺撒大帝--闻香识女人 

  前日,读到微风轻拂的文章《读书、读图、读爱情》,生出许多感慨,在回复的同时即已构思了这篇文章的大概,今日有时间将其完成,也算是对我的古文古诗词情结的一种交代吧。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在现实生活中,有许多人都喜欢读书。不管男女,不论长幼,虽然人们的兴趣各不相同,但面对众多的书籍,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相对比较固定的兴趣类型,多少都能说出自己最喜欢的几本书和相关的作者,这大概就是当今书刊市场繁荣昌盛的原因之一吧?不仅各大书店熙熙攘攘,门庭若市,连路边的流动书摊都生意火爆。看似庞大的书迷群体,却因读者的学习、工作差异较大,而有着相当大的内在区别。那些正规的大书店里,或站立,或倚靠,或席地,围在一排排书架边的人群,多半是学生,或貌似知识分子,利用课余和工余的时间来书店汲取额外的养份,俨然把书店当成免费的图书馆、阅览室。而围在地摊上浏览和随意翻阅的,多数是寻找所谓的内部消息,独家报料,明知道盗版书籍的质量不能保证,但能够看到正规书店里无法看到的内容也是一大快事。姑且不去探究其来源的真实可信程度,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,却是绰绰有余。

 书是用来读的,是凝固的知识的浓缩,是人们感知和认识世界的一种重要工具。我们知道,按照马思洛的理论,人有五大需求: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社交需求、发展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。生理需求就是填饱肚子活下去;能够活下去了,生命的价值才能体现,才会考虑安全需求;人的生命安全了,生活稳定了,就会想到与周围人群的交往与沟通,产生社交需求;为了更好地生存,还必须工作和不断学习新的知识,以求找到更合适更理想的工作,这就是发展需求;当前面的一切都已得到时,人们往往有着更高的追求,那就是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,站得更高,看得更远,这是人类五大需求中的最高等级。对照而言,书仅仅是人类五大需求中的发展需求范畴,是第四阶段的需求。

 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毕业的。虽然我的祖辈都是农民,但两家均培养出了能为自己的家族赢得荣耀的大学生。在那个年代,上大学通常只能是富家子弟的理想,我的父亲母亲在艰苦的条件下努力学习,一直坚持到大学毕业,对于我的父母来说,已经是把别人眼中不可能实现的奢望变成了现实。当我呱呱坠地时,我很荣幸,也很自豪,因为从我这一代起,可以明正言顺地挤身知识分子家庭的行列了。受家庭的影响和熏陶,我从小对知识的追求,已经到了如饥似渴的程度,随便看到什么新鲜的事,都会关注,都会感兴趣。毛主席亲手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的锣鼓声把我敲醒,引导我来到这个世界上。我从小跟随上海的外婆一起生活,在文攻武卫批斗走资派的声讨声、众多造反派成天呼喊的口号声和游行集会的嘈杂声中成长。因为我们家三代单传,我的外婆特别疼爱我,把我看得很紧,不允许我走出家门半步,即使站在门口张望,也必须是在她羽翼的呵护下。周围邻居家的孩子整天在马路上打闹玩耍,也有人来叫我,我的心里实在是痒得很,也想出去和他们一起玩。但我是个听话的孩子,外婆不同意,我也只得作罢。因此,我的童年是孤单的,是在大人的圈子里长大的。大人做大人的事,而我就只能安心地坐在家里看书,各种能够被我得到的书我基本上都看过了。那时候,我对书的渴望胜过一切,随便什么书都拿来读,脑子里不仅装着学校里的知识,更多的是业余时间里读来的综合知识。

 我的父母在浙江工作,每年我和外婆就一直在上海和浙江之间奔走。我的智力开发得很早,一岁半就学会了140个方块字,三岁就掌握了10以内的加减法,三岁半学会了四则运算,五岁时能流畅地背诵毛主席的老三篇和几十首唐诗,五岁半能记住英语26个字母,说一些简单的日常会话。外婆真的对我十分疼爱,除了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我,甚至连到居委会开会,都带上我。别人看我长得可爱,让我说点什么,表演点什么,我都很大方地满足他们的要求。久而久之,周围的人都叫我“小聪明”。在我上小学前,我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,1972年2月,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。当尼克松来上海时,豪华的总统车队正好经过我家门口的宝山路,道路两旁站满了附近各家工厂的文攻武卫们,三步一人,手持带枪尖的铁棒,两列护卫队一眼望不到头。我站在家门口,看着这阵势,非常兴奋,竟然没请示外婆,便学着大人的样子,拿起红缨枪,也一动不动地站在文攻武卫中间。直到车队驶远,消失在视线之外。等卫队解散时,那些大人们纷纷过来,把我举起来欢呼。最后,自然免不了又让我背诵那些烂熟于胸的台词,享受着大人们的赞美声和惊讶的表情,我的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。

 由于我从小比较调皮,好动不好静,上小学时,经常吃完饭就出去玩,几次阑尾发炎。前几次都是采取的保守治疗,最终还是未能逃脱开刀的命运,那年我才8岁。手术后的第二天,我的高烧退了,头脑清醒了,就想着下地行走。邻床的病友枕边放着的一本竖版《红楼梦》吸引了我,我就靠在他边上,和他一起看。一开始,遇到那些繁体字,我就头晕,慢慢地,我会根据上下文的意思来揣摩了,基本上能看懂十之六七。也算我倒霉,手术过程相当顺利,但最后的无菌操作做得不好,听说是血水没清理干净,手术后第五天,我的肚子大了起来,原来是被细菌感染了。按照惯例第七天拆线,当第一根丝线剪断时,脓涌了出来。其后的每天早晨,我都忍受着一个小孩难以想象的痛苦,在不用麻药的情况下,护士用手术刀为我清理伤口,刮去腐肉,上好据说是防止伤口过早愈合的消炎药。就这样连续二十六天,天天如此!一个小小的阑尾手术竟让我做了一个月的病号。但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也正是因为我在医院多住了这么多天,让我有充足的时间看完《红楼梦》,就这样渐渐地,我认识了大部分繁体字。也就在这时,我对繁体字的古文古诗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因此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 中学时代,是我钻研古文的鼎盛时期,每本语文教科书上都有那么几篇古文和诗词。新学期开学前,当我拿到新书后,第一件事就是翻阅目录,先找到古文来读。有些不认识的字和不懂的意思,就查字典。区区几篇古文实在不能满足我的欲望,我开始向邻居借书看,《水浒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聊斋志异》、《唐诗三百首》,包括横版的《红楼梦》,我在初中时就已经看完了。那个时候,对于这些书,我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。

 记得我第一次写古诗是在高一,突然间心血来潮,信手涂鸦,仿照唐诗写了首七绝,可惜我的处女作保管不善,已经失传。我第一次写古文是在高二,写了一篇骈文,同样的原因,此处女文也已失传,实为一大憾事。以后陆续写了许多诗词,部分还保留至今。

 从我读大学起,就再没机会在教科书上看到古文了,因为我学的专业是工科,不需要《大学语文》。以后,直到走上工作岗位,我的古文古诗词情结只能是利用下班后的业余时间才能缅怀一下。

 从古文中,我学到了许多历史知识,也学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;从古诗词中,我品味出田园般的意境,李白的不羁大气,杜甫的庄重沉稳,李商隐的苦吟工整,苏轼、辛弃疾的豪放,李清照、柳永的婉约,李煜的前半生婉约缠绵后半生忧怀悲怆,等等,那种高度精练的语句和字眼,时常令我陶醉。此中精髓远非现代诗歌所能企及。因此,我的信念是致力于古诗词的传承。综观各大博客,能写古诗词者不少,但真正达到一定境界者寥寥无几。不是我自夸,以我的古诗词功底,“承”已能基本做到,但“传”就难度极大了。真不希望我成为当代人群中古诗词最后一个继承者。

也谈读书—我的古文、古诗词情结  - 恺撒大帝 - 恺撒大帝--闻香识女人

也谈读书—我的古文、古诗词情结  - 恺撒大帝 - 恺撒大帝--闻香识女人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